3个月82家P2P平台停业 高管去哪儿了?

tt1155.comTT娱乐

2018-11-09

  随着一年整改期限的临近,网贷行业进一步“洗牌”,优胜劣汰的加速致使正常运营平台数量出现大幅下降。

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底,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为2448家,到今年2月底更是进一步下降至2335家,退出行业的平台数量不断增加▓。 今年以来共出现131家停业及问题平台▓,其中82家平台为停业,占比达%。   如果说“诈骗”、“跑路”是前两年退出平台的关键词的话▓,那么从去年下半年开始,主动停业▓、转型成为退出平台的“主旋律”。 目前▓,这类良性退出平台在所有停业及问题平台中占比近七成。

“主要原因在于不少平台无法满足监管层的要求,在政策压力加大的背景下▓▓,权衡营业状况后,选择主动清盘停止营业,由于这部分平台待收较小,容易完成清算,而主动停业或许是平台良好退出的不错选择”,有分析人士指出。   值得关注的是,这些主动停业的平台高管后来去哪儿了呢▓?在对多位业内人士进行采访后,《证券日报》记者将人员动向归纳为以下几个方向:一是,继续留在互联网金融领域▓,加入别的平台;二是,尝试做金融或者金融周边产业创业;三是,进入传统金融机构▓、民营银行▓、互联网小贷▓▓、互联网保险等金融机构;四是,回归实体企业。

  网贷行业进一步洗牌  近七成平台良性退出  “野蛮生长”绝对是2012年至2015年网贷行业的生动写照。 数据显示,2012年底,正常运营的网贷平台数量为150家▓▓▓,而到2015年底这一数量已增至3433家▓,增幅高达22倍。 而“草莽时代”的结束源于2015年底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(征求意见稿),随后种种监管政策不断出台拉开了网贷行业洗牌的大幕,网贷平台数量也随之出现大幅度下降。

  据网贷之家数据显示,截至2016年底,正常运营平台数量下降为2448家,2017年2月底更是进一步下降至2335家▓。 随着整改期限的临近▓▓,退出的平台数量还将进一步增加▓,而这部分退出的平台具体包括停业平台和问题平台▓,主要可以分为停业、转型、跑路、提现困难、经侦介入等5种类型▓▓。   从时间轴来看,停业及问题平台主要发生在2016年1月份-8月份。 分析认为,多发的原因在于《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》(征求意见稿)的发布,以及去年4月份开始的互联网金融专项整治的展开,对不合规的平台形成极大冲击。 而在9月份以后,监管消息面稍显平静,因此停业及问题平台数量呈现减少态势。   从事件类型来看,去年以来相较于2015年停业及问题平台也发生了较大变化。 网贷之家数据显示,目前停业▓、转型这两类良性退出的网贷平台数量分别为%、%,而在2015年则分别为%▓、%,占比均有所增长。 跑路、提现困难、经侦介入的网贷平台数量占比下滑,2015年这类平台的数量分别占比为%▓、%▓、1%,目前则分别降至%、%、%▓▓。

  停业型常见于一些中小平台,这些平台主观上不存在诈骗或自融的意图,多是由于资金实力弱、业务能力水平差,在网贷行业总体仍处于亏损状态的情况下无法继续生存▓,导致其在经营不善的情况下选择停业▓。

对于停业平台数量的增加,有平台负责人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表示▓,“随着监管的趋严▓,网贷平台的退出是可以预见的,优胜劣汰的阵痛也是这个行业必须经历的。 监管提高了网贷行业的门槛,让不合规的平台或者实力弱的平台自然淘汰,行业已经进入良币驱逐劣币的阶段。

”在他看来,有许多中小平台仍未盈利,而如银行存管、备案等合规成本的提升▓,让这些平台不得不选择退出。

  此外▓,据不完全统计,2016年1月份至今共计31家平台进行业务转型▓,不再从事P2P网贷行业相关业务▓。

这31家转型平台的新业务方向共分为5类:专注资产端(包括消费金融▓、借款服务等)、销售(包括基金代销、线下理财等)▓、众筹▓、金融服务(金融行业资讯提供、金融解决方案提供等)▓、其他(电子商务、公用事业等)。

从这五大分类看▓,转型专做资产端的比例最高▓,达到了%▓,其次为理财销售,占比为25%。

  停业平台高管去哪儿了?  业内分析有四个方向  实际上,自去年下半年开始就不断出现网贷平台转型的案例,对于监管新形势下网贷平台的转型路径也多有讨论。

不过,引起本报记者注意的却是,那些主动停业的网贷平台高管的后续发展路径。

据网贷之家提供的数据列表显示,今年以来网贷业共131家停业及问题平台,其中82家平台为停业▓,占比达%。

当网贷平台停业后,这些平台的高管又将何去何从?  “从表单中的停业平台来看,几乎都是些名不见经传的小平台,也很少有加入各地互金协会的平台▓,不像排名靠前的平台或者大型平台的高管常见诸媒体报道中▓,所以业内几乎很少会关注到这些平台高管的动态”,有分析人士对《证券日报》记者指出。   在对多位网贷业内人士进行采访后,本报记者将这类平台的高管动向大致梳理了四个方向。

一是,继续留在互联网金融领域▓,加入别的平台。 “目前行业的艰难期其实才刚刚开始,有一部分平台选择裁员或者清盘,但是当前的平台总量还是比较多。 所以离职的高管还是可以在这个领域继续做下去,找到可以任职的位置▓,当然境况不比从前那么风光”▓,有平台负责人坦言。

  二是▓,尝试做金融或者金融周边产业创业。

“有想法和经验的高管▓,可能因为各种原因,网贷平台没做起来▓,但自己还是想做一些新尝试”,有业内人士告诉本报记者,据他了解,有平台的CEO在停业后转身投向独立理财师行业,也有些高管开始做投资或者私募等业务。

  三是,进入传统金融机构、民营银行、互联网小贷、互联网保险等金融机构。

“当前,互联网金融的其他业态开始慢慢兴起,金融的互联网化大势不可逆转,包括传统金融业也越来越需要优秀的互金人才”▓,有业内人士表示▓,传统金融机构、新兴民营银行▓、互联网小贷▓、互联网保险等也在挖互联网金融领域的人才▓,而这些有互联网思维▓、有创新能力▓、经历过这些年洗礼的一批优秀的网贷平台中高层是非常受欢迎的,有着很大的选择权,有不少人去上述金融机构。   四是▓,回归实体企业▓。

“网贷行业中有不少从业者是来自其他领域,跟着大潮进入互联网金融行业,但是金融经验是很难快速累积的,潮水退去不少人还是回到了实体企业”,前述网贷平台负责人说道。

  此外,还有业内人士在接受采访时表示,有一些停业平台的前身是小贷公司,“限额令”来以后网贷业务受阻,于是高管干脆回到老本行继续做小贷。

还有一些平台的高管出身银行,停业后又回到银行,但有了网贷的经验,因此会更加注重银行的互联网金融业务。

  今年以来,网贷业有131家停业及问题平台,其中82家平台停业,占比%▓▓。 (刘琪)+1▓。